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学生成绩及格率仅18%!乡村学校师资之困何解?

时间:11-30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40

学生成绩及格率仅18%!乡村学校师资之困何解?

本文共3200字,阅读约需8分钟导言调查发现,乡村学校师资整体偏紧、授课压力大、部分学科缺乏专职教师,以及教师流失率高等问题依然突出,给乡村教育均衡发展带来不利。跟小编一起来关注乡村教育的师资困境。请关注并星标“当代教育家传媒”不再失联近日,《半月谈》杂志对乌蒙山区部分区县进行调研采访,了解到该区县学生的数学、英语成绩大面积不及格,尤其是小学阶段英语成绩及格率仅18%!而这背后的原因,是乡村教师数量整体偏紧,英语、艺术、心理健康等课程老师出现严重的结构性缺失,乡村教育水平提升面临瓶颈。放眼全国,在很多农村学校,老师兼教数门科目的现象并不少见,语文老师同时教音乐、美术,数学老师兼职教英语、体育还要当班主任,既给老师肩上增加了沉重的授课负担,也不利于专业化教学。农村学生本就基础薄弱,家长文化知识水平也有限,无法提供有效的家庭支持,如果还不能得到专业化教学,和城市学生的差距就会越来越大,教育均衡发展很难真正实现。1.一名老师兼三四门课程,授课压力大按照相关规定,关于教职工与学生的比例,县镇小学达1:19至1:24、县镇初中达1:13至1:19,即视为教职工配备达标;农村教学点和规模小的农村完全小学,可以按每班1至2名教师核定编制。以乌蒙山区某乡村小学为例,该校共有6个班级111名学生,有教师10名。“按照师生比、班师比来算,学校的教师配备都达标,但实际上平均1.7个老师要负责一个班级的所有课程,平均每个老师每周的教学任务达18节课,并且无法实现教师专业化教学,只能一个老师兼教三四门课程,教师精力捉襟见肘。”这所学校的校长说。同样,在中部某县的一所乡村小学,由于副科课程专门教师缺乏,主科教师被寄予了承担全科教学的期望与要求,每位教师平均要承担5-7门课程的授课任务。该校除了校长因要行使一定行政职能,每周有12课时的工作量之外,其他的教师每周都有17个课时左右的工作量,加上早读、写字课、晚间辅导,一周的实际课时量几乎都达到了22个课时。这就意味着,除了上课,教师每人每学期还要负责准备1-2门主科课和2-3门副科课的备课材料。这给教师带来的压力可想而知。近年来,国家加大了对乡村教师的招聘和配备力度,创新乡村教师编制配备,各地也在符合现行编制管理规定的前提下,通过到岗退费、公费培养等多种方式,吸引高校毕业生到乡村学校任教。乡村教师数量不足的问题得到一定程度的解决,但是结构性“缺编”的情况依然普遍存在。2.农村儿童心理问题突出,缺乏专职心理老师乡村中大量存在留守儿童和隔代抚养,乡村学生“不好管”的比例比较高。一定程度上说,农村儿童心理健康问题非常突出。据江苏省盱眙县希望小学教师朱玉荣观察,由于很多父母常年在外务工,乡村教育以隔代教育为主,隔代养育者在家庭教育中对电子产品管控不力,导致很多孩子沉迷电子游戏或手机上瘾,不 太会表达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和感受。在学习方面,农村学生也表现出长时间的习得性无助,无力改变学习状态,对学习丧失兴趣、缺乏动力,对未来没有信心等。在社交方面,部分农村儿童过早与父母分离,与父母感情淡薄,缺乏安全感,容易焦虑,人际交往产生障碍。与农村学生存在显著心理问题相对应的,是农村学校普遍缺乏专职心理健康教师。调查发现,2021年广西边境地区373所乡村小规模学校中,没有一所学校配备有专职心理健康教师,仅有26所学校配备了35位心理健康教育兼职教师,即仅有6.98%的学校配备心理健康教育兼职教师,校均心理健康教育兼职教师0.09人。“学校教师力量紧缺,两名老师负责一个班级的全部课程,没有专职的心理教师,也没有真正懂心理教育的老师。最担心的是部分孩子心理问题得不到及时纾解,容易走极端。”一名农村小学教师说。心理健康之外,英语、计算机、音乐、体育、美术教师短缺,也是农村学校面临的难题。这导致课外兴趣活动开展效果不好,学生既学不到专业技能,综合素质发展也无法得到保障。在一些学校,有课本的就念课本,没课本的也要“因地制宜”开足课时。比如:体育课就让学生在校园里玩耍,活动课除劳动教育课之外均按照体育课来上,劳动教育课安排学生大扫除,音乐课播放课本上的歌曲让学生跟唱,美术课拟定主题让学生自由绘画发挥。今年,全国人大代表、云南省昭通市鲁甸县文屏镇中心小学校长甄兰芳调研发现:“一个乡镇有11所小学,却连一名专职音乐教师都没有。”由此,甄兰芳建议,根据学校实际情况制定师资配备新标准,解决农村小规模学校师生配比不合理的问题;继续加强中西部农村中小学音体美专职教师配备。3.乡村学校缺乏吸引力,教师流失率高由于农村教师待遇低、条件艰苦,再加上农村孩子基础差、教学难度大,很多新任教师在拿到编制后,就会想办法调离农村学校。在北师大教授庞丽娟看来,偏远乡村小规模学校最大的问题就是对教师的吸引力严重不足,年轻教师派不下去,勉强派下去也较少能坚持长久,不仅面临补充困难,而且较其他更大规模学校流失率也更高。其团队近年在湖南、湖北、江西、山西、四川、广西、甘肃、云南等中西部乡村地区调研发现,乡村教师岗位缺乏合格的报考者,而小规模学校因其区位的偏远与条件的艰苦,更是乏人问津,村小、教学点普遍面临教师补充难、流失大的困境。在一些网络平台,很多应届毕业生把乡村教师岗位作为“跳板”,因为考乡村教师难度相对较低,且有编制保障,他们便计划先成功“入编”,之后再“曲线救国”,通过教师招聘考试、考公务员、选调、区域对调、借调等方式“上岸”。事实上,也有很多教师是这么操作的,致使乡村教师流失率较高。武汉大学乡村治理研究中心调查一个乡镇中心学校时发现,近5年来该校新招聘的乡村教师流失率达45.5%,留下的一些老师在等待调走时机,处于“人在心不在”的状态。“城区学校每遴选一次,乡村教师就流失一批,乡村学校成了城区学校的‘教师培训学校’。”不少乡村学校校长坦言。贵州毕节市七星关区一所乡村小学61名教师中,近三年流失了7名,年龄都在30-36岁之间,年轻、素质高的老师不太能留得住。“今年已经确定有1名老师要调走,还有好几名老师也准备考走,现在的教师年龄结构老化,有11名老师的年龄在53岁以上。”该校校长说。稳定的教师队伍是乡村学校发展的基本资源。由此,专家提出,一方面,要让乡村教师岗位待遇对区县当地的大部分教师具有吸引力,靠待遇留人,如教师农村任教津贴要与农村工作年限挂钩,津贴额度呈阶梯式增长,年限越高,差距越大。另一方面,要对农村教师职称评聘采取倾斜性举措。比如:杭州市对在乡村学校工作满3年且仍在乡村学校任教教师的教育教学成果不作刚性要求;对在农村任教满20年并仍在农村任教教师的教育教学研究成果提交1篇(项)即可;对在乡村任教满30年且仍在乡村任教的教师,可单列评聘高级职称;根据浙江省统一部署在淳安县专门实施特级教师定向评定。“今年淳安县有2名老师通过定向评定而成为第13批省特级教师,但他们也只有在服务当地教育时,才能享受这个特级荣誉,这就是定向的内涵,如果他们离开淳安,那就不再有资格享受这一荣誉。包括正高级职称评定也是这样。这些都是为山区留住当地优秀教师而提供的政策支撑。”杭州教育局人事处相关负责人这样说。只有通过多措并举,让更多教育资源向乡村“流动”,才能真正激活农村教育的“一池春水”,在更大的意义上推动实现教育公平。来源 |校长会原创作者 |麦迪并转发给更多人看哦~因为微信公众号改革了推送机制如果不常点开则会晚收到我们的推送我们想产出更有价值的文章请关注并星标“当代教育家传媒”不再失联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