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他口碑彻底崩了?

时间:03-14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100

他口碑彻底崩了?

好家伙,一水的实力派演员,个顶个的熟悉:丁勇岱、刘冠麟、刘钧、胡可、左小青、倪大红、宋家腾、李乃文。年轻一代的青年演员也有,白敬亭、金晨。再往下一看,导演郑晓龙、刘璋牧。难怪收获了各类播放平台榜单第一的好成绩。央视收视率破4,爱奇艺热度突破9500。白敬亭又出爆款了——《南来北往》不同于刑警、缉毒警题材,《南来北往》聚焦的是曝光度没有那么高的铁路公安干警的故事。除了维护秩序、抓小偷这些为人熟知的工作外,他们也会打拐、缉毒、扫黑除恶。工作区域就在这一节节摇摇晃晃的车厢内。拿抓犯人这件事来说,火车上被押送的犯人突然挣开手铐逃跑,没几下功夫消失在车厢中。乘警汪新(白敬亭饰)参与抓捕逃犯,在厕所里和对方展开搏斗,结果因为武力值不足,反被拷在厕所里。‍‍‍‍‍更意外的是,汪新回到队伍后,竟然在办公室看见了逃犯。‍‍‍原来是一场大误会,“逃犯”还是汪新的新师傅。汪新气得当场大声拒绝:那不成认贼作父了?这个“犯人”呢,叫马魁(丁勇岱饰)。原先是经验丰富、忠诚守职的老刑警,以手劲儿大出名,任何坏人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一抓一个准。因为一起冤假错案进了监狱,一蹲蹲了12年。‍回归警察老本行后,依然不失正义感。‍‍有寻找被拐女儿,习惯逃票的瞎子大爷。其他人都拿他没办法,但是上车总要买票的规矩总不能破。于是马魁自掏腰包帮大爷补票。毕竟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看似天天板着脸的背后也有温情在。汪新(白敬亭饰),刚出警校的毛头小子。说得好听是热心肠,不好听是缺心眼。人贩子拐孩子,结果孩子被二次拐走,人贩子遂找上乘警。汪新迅速出击,找到孩子把孩子亲手交还给了人贩子。这一出整的,该说他是好人呢还是好人呢。两代铁路警察结为师徒,相处起来却没有权威感,反而像演小品段子。开口就是互怼互损,各种相爱相杀。当然,既然说是师徒了,那徒弟一定会学习到师傅身上的一些品质。躺在担架上的小孩发了高烧,担架刚好卡在两个座位之间,苦了座位上的乘客,头都难动一下。汪新注意到这一点,主动协调需要休息的乘客坐到担架下方,满足了双方的需求。在日常工作外,剧集也花费了不少笔墨在人物的真实生活上,包括铁路大院里发生的生活趣事。拿“鸡舍灭门案”来说,事情缘起是牛大力给广播员姚玉玲献殷勤。姚玉玲为了追求身材饿到低血糖晕倒,牛大力心疼不已,自称打了只野鸡给姚玉玲补身体。加上蹭吃的汪新,三个人在山顶美美大餐了一顿。但第二天,大院的吴婶发现,自家的母鸡蛋王不见了。大家都没当回事,觉得是母鸡自个儿出门溜达去了,早晚都会回家门。但汪新起了疑心。果然,一番对质后,牛大力承认是他偷的鸡。三人一合计,决定各掏腰包,凑一块儿买了只新鸡,趁不注意偷偷放进吴婶家的鸡舍。可谁想到,这只鸡是只病鸡,惊喜没有,只有惊吓,吴婶的鸡全被传染了鸡瘟,好一桩灭门惨案。不明所以的大院邻居们还在商议着凑份子给老吴家凑一窝鸡呢。有人情冷暖,也有滑稽幽默。此外,剧中各种熟悉的场景和服化道都充满了细腻的生活质感,东北味十足。饭碗瓢盆、碎花睡衣,跳皮筋、二八杠,这些意象都把人一秒拉回到那个质朴又温暖的年代。而剧中的列车不单单是普通的列车,也是时代的列车。小人物的命运无疑也呈现了时代的变迁。改革开放的推进,在人物身上也打上了成长的烙印。比如马燕(金晨饰)。从国营商店柜姐,到下海经商,自己创业做老板。剧情前后也有呼应,时间是如何缓缓流动这句话得到了具像化。曾经的贼当上了裁缝。曾经在火车上打架的男女,成了家,生了孩子。铁路警察的职责也随着时代变化逐渐扩展。从小偷小摸的传统安全问题,到应对恐怖活动等新时代犯罪形式。绿皮车渐渐退场,动车高铁接连登场,时代的轮替间,中间是整整四十年的变革。而追凶还在继续。最后一集迎来了全剧最高潮——毒贩身份曝光,原来是热心市民贾金龙(李乃文饰)。汪新、马魁在列车上与挟持人质的贾金龙对峙。人质能不能获救,主角团能不能全身而退,反派能不能绳之以法,这里先不剧透。编剧高满堂表示,《南来北往》不仅反映了中国铁路公安、刑警和铁路职工经历的从蒸汽机时代到内燃机,到动车,再到高铁时代的四十年过程,以及这四十年来,从各个车站上车下车的旅客的故事,以及他们的命运变化。“每个人在人生的旅途中也都是南来北往。观众在看《南来北往》的时候都会找到自己的影子。”从小人物的命运沉浮窥见大变革时代的世间百态。站在一代人的成长轨迹上,回望过去,展望未来。年代剧的最大意义莫过于此。(结局是差评别看!)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