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书记和市长想我贪,我不贪就举报我,妻子回省任职让他们直接落马

时间:03-16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99

书记和市长想我贪,我不贪就举报我,妻子回省任职让他们直接落马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本故事纯属虚构,大家切勿当真我是省政法大学的高教授,博士学位,刚刚好赶上中央政策需要基础干部补充大量知识分子,博士学位的可以免考当公务员。于是乎,我放弃了省政法大学教授的位置,进入了省政法委工作当了一个科长,没多久就和领导的关怀下,和其侄女结婚了。要说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就过去了10多年,我从科级干部一路高升,现在官至副厅级巡视员,后来被下放到市里担任政法委书记,也入了常,算是高升。由于我妻子的家人退休得快,在升了副处之后,都是靠自己干出政绩升到副厅的,长期在省政法系统工作,现在有机会到市里担任要职当然是要大展拳脚的。而我的妻子在纪委系统工作,级别一直比我高,在我升为副厅级巡视员的时候,妻子就被组织调去边疆任职,到现在也有3年过去了。在我第一天任职的时候,我就察觉到李书记和吴市长对我格外热情,我对这次仕途充满了信心,在接下来的日子,我认真调研基础工作。发现了市里很多政法系统的漏洞,基础干部有不良的风气,对老百姓办事不上心,做事慢,甚至有些地方还出现吃拿卡要等歪风邪气。为了更好地整顿政法系统,我花费了数月时间整理成报告。但在开书记会议的时候,被李书记当场否决,还说我不要胡乱整改,破坏当地的政治生态,虽然有部分歪风邪气,但也不能急于一时,要放慢脚步,慢慢改进。这个时候,我就很纳闷,为什么修补政法系统漏洞,让广大人民享受更好的服务,就变成了破坏政法生态?而且市里政法系统的问题已经严重影响了当地百姓的正常生活,已经到了不得不下决心去整改的地步了,还要让我放慢脚步?因为我是初来乍到,还不熟悉当地政治格局,我选择了退让。但从这次会议之后,我就知道市里的水很深。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暗地里从省政法委调来了几个属下,在市里培养自己的班底。后续在市里工作了半年多,我逐渐发现市里的政法系统暗地有市里高层的影子,可是一直没有调查出具体是谁。但我在政法系统这么久,肯定意识到了市里内部有高层出现腐败情况,所以才导致市里基层政法系统的崩坏。于是乎,我在书记会里提出让市里组织政法系统巡视,到基层去巡视,但这个方案又被书记市长否决了,还说我乱弹琴,还命令我不得再提起这件事。这个时候,我就意识到了书记和市长的不对劲,明明是好的政策,为什么就一直被否决呢?所以,我就暗地里让自己的班底去往书记市长方面调查,结果发现很多基层领导的升迁都有他们的影子。这个时候,我也知道了很多关于李书记和吴市长的一些不太好听的名头。我意识到局势的不对,但我也不敢自以为是,把这些捕风抓影的事情往上报。直到有一天,市里的刘风律师事务所老板,找到了我说请我吃饭。本来我不想去的,但有人告诉我刘风这个人在市里很有关系,我想了想,可能这次是个契机,就答应了他。“吴书记,这家饭店的饭菜还不错吧。”刘风坐在饭桌上对我说。“饭菜不错,刘老板有什么事不怕直说。”我知道刘风肯定有求于我,不然也不会请我吃饭。结果,刘风也毫不掩饰直接从文件包里拿出50万现金放在旋转玻璃上。说实在话,我也是第一次看到50万现金,这视觉对我来说实在是太过冲击。刘风见我一直看着这50万现金觉得有戏就直接说:“吴书记,这50万不是给你的,是我们律师事务所捐给市政法委的,这是一份捐赠合同。”刘风说完之后,还扬了扬手上的合同。他当然知道这50万我不会收,但他拿着50万放在明面上,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强压着心中的怒火问道。“呵呵,高书记,有人说你是来省里镀金的,干满这届就算了。”“有些事,别太较真了。”刘风说完这句话后,就用手指沾水在玻璃上写了李明案,三个字,然后后面又写了500万。这个时候,我就意识到了这个李明背后的人不简单。这个李明案是我亲自督办的,已经办成了铁案,按道理来说除了我们政法系统的人带头违规操作,不然是不可能翻案的。如今这个李明背后的人敢公开威胁我这位政法书记,还拿出了500万巨款来贿赂我。这个人在市里的身份一定不简单,也有可能在我之上。作为一名正直的官员,我当成骂了刘风一顿,然后就马上拂袖而去。到了第二天,我就让人加急办理李明案。李明是开车酒驾撞死人,还找人当替罪羊,但好在当时我注意到此案,不然还真被他得逞,这也是我说要办成铁案的主要原因。但就这么一件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案件,就惹来了诸多的麻烦,无论检察院和取证的警方都有各自千奇八怪的方法推迟定案。所以我今天就想亲自去办理李明案。结果还没等我走出办公室,就被书记叫去开会了。书记和市长和我说,有人举报我昨晚和刘风吃饭,服务员看到刘风拿了50万出来,现在省纪委的同事在门外等待。还说让我不要害怕,组织是相信我的。我瞬间感觉到天旋地转,市里这趟水太深了。后来,经过组织一个多月的调查,证明我没有收贿,就把我放了出来。这个时候,省政法委的领导也找我谈话,说对我很失望,而且省里对我也非常不满意。加上市里对我评价也不好,在多方势力的炒作之下。不久,我被调到了市人大担任党组副书记兼副主任,可以说我到了二线。按照我的年龄,是不应该到二线的。后来我才知道,我之所以到了二线,全是李书记和吴市长的功劳,他们在我被调查期间,多次找上级反映,说我在任期间大搞一言堂,破坏当地政法系统。到了二线,我当然是不甘心的,但实在也是没办法,再回想起当初上任的时候,那真的是无尽的唏嘘。而在这短短数月时间里,李明案居然被翻篇,然后我的班子也被目前主持工作的政法委副书记打散。当时我并不打算在市人大的位置上碌碌无为,等待退休,我找到了被打散的班底,打算暗地里调查市里政法系统的源头问题,并打算从李明案入手。因为我一直相信,正义一定会穿透黑暗的。在我市人大任职大概半年后,我的妻子告诉我在边疆的任职已经结束,即将回来上任新岗位,而且还可能会晋升一级。我很高兴,因为边疆遥远我和妻子都是过年才见面的,但我的妻子并没告诉我担任的新岗位是什么。很快,妻子的岗位定下来了,居然是省纪委书记兼省委常委,这个是我真的没想到。不过,我没有将妻子担任省纪委书记的消息告诉任何人。因为妻子刚担任省纪委书记,加之我和妻子都不是张扬的人,基本上除了省里的人外,市里基本没人知道我有个省常委妻子。这可把我乐坏了,因为我知道翻身的时候要到了,我把收集到的线索交给妻子。妻子看完相关线索后,就断定市里绝对存在重大腐败行为,而且还涉及到市里一二把手。妻子决定将线索整理好,然后和省里一二把手碰头,再作决定。一个礼拜后,妻子和我说要到省里会成立纪律教育队伍整顿组,第一站会亲自到我市里主持。三天后,市里召开了政法教育会议,基本上全市的要害部分一二把手都参加。会议由市委的秘书长主持,他说了开场后,由我的妻子发言。我的妻子在发言中指出,近年来,在十八大后,中央一直强调作风问题,防腐败问题,省里对市里的政法系统十分不满。接着,她说了我之前写的政法系统漏补报告书,随后,她叫我介绍报告的内容。我介绍完规划书的内容后,我的妻子说:“现在大家可以就报告书的内容,发表自己的观点。她的话音刚落,李书记就说话了,他说我已经不是政法委书记,对目前市里政法系统很多事情不太了解,李书记说完后,吴市长发表了他的观点,他说我写的规划书是纸上谈兵,不切实际,接下来,常委们都发表了观点,他们的观点和一二把手的观点差不多。特别是那个主持日常工作的政法委副书记直言我扭曲事实,在任上不作为,被调去市人大后还想博眼球吸引领导出位。我发现我的妻子的脸色不怎么好看,她直接敲了敲台面说:“既然你们都认为这份报告有问题,那我就想问问你们经得起查吗?”会议室内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李书记和吴市长的脸色都变得凝重起来。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